与你同在冰尖起舞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十章 老爷爷
    “笨蛋时妤,闹钟响了你都没听到吗?你看看,今天开学第一天都快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笨呢!我是笨蛋,你是我弟弟,那你不是更笨的蛋。你不也没听到闹钟响嘛,什么就知道怪我。”

    听着时昱一直埋怨着她,时妤也有些委屈了,在后面怨怨地嘟囔着。

    由于寒假姐弟俩常常睡到日上三竿才醒,生物钟也被打乱了,结果就导致今天闹钟响起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听到起床,反而不知道是谁在迷迷糊糊中把闹钟关掉了。

    这就间接导致,姐弟俩现在面临着可能开学第一天就迟到的境况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等等我吗?走那么快干吗啊?”

    时妤拉着书包肩带,迈着小短腿努力跟上前面的时昱。

    “笨蛋,谁叫你腿短的。快点,等会儿公交车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时昱停下来,转过身,叉着腰,没好气地睥睨时妤。

    随即,时昱又嫌弃地催促了一声就继续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,脚步略比之前还是慢了不少,双眸还不时的向斜后方瞥着。

    时妤加紧步伐快走了几步后,到底能和时昱差不多并排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骄慢的时昱,时妤鼻孔轻哼,像只发怒的小奶猫一样对着时昱身后的空气又抓又挠的,奶凶奶凶。

    却在时昱突然转身狐疑地看着她后,又赶忙放下手在身前端放着,装作若无其事地四处扫视着。

    忽地,时妤在看到拐角处某一幕时,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时妤看到,一个双鬓花白,头发乱脏脏的老爷爷拿着个树枝和口袋就在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,在拾起一个矿泉水瓶子后,看见里面还有一些水,就拧盖把它放到嘴里喝完后,才又盖上盖子放进手上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榆市不过刚开春,市民大多还没脱下冬衫,可老人身上的衣服却就是用一层一层的塑料袋用绳子套成的,鞋子也是夏天的凉拖。

    时妤都能看见老人露出的腿脚都冻得皲裂破皮了。

    时妤心里顿时一紧,腿不自觉地就转换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快点儿快点儿,公交车来了。”

    猛地,时妤被时昱抓住手,往刚到站的公交车狂奔去。

    上车后,时妤透过人群中的细缝看向窗外,渐渐的,只能看见老人把头探到垃圾桶里的背影,心酸又无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妤,你怎么了?是哪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喻昕看着时妤发呆似的穿一只冰鞋穿了快十分钟后,终于忍不住拿出手到她面前晃了晃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没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时妤像是突然反应过来,对着喻昕直摇头,只是双眉却紧紧地蹙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穿的是我的冰鞋。”

    喻昕犹豫了几秒,才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时妤双眼微瞪,看着自己脚上穿到一半的冰鞋,又羞又窘,急忙脱下,歉声说着:“对不起对不起,喻昕哥哥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但你真的没事吗?

    喻昕看着把头埋下,静静地穿着冰鞋的时妤,到底是没再问了。

    “咣当咣当——”

    在时妤不知道第多少次和喻昕一起滑进阶夏塞步摔倒后,在一旁偷闲的张潭波都觉得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张潭波吹了一声口哨示意二人暂停训练后,就挥手把二人招到面前来。

    时妤轻咬住嘴唇,有些歉疚,毕竟今天确实是她状态不对,才连累喻昕哥哥一直摔。

    时妤正想出声主动承认错误,就被张潭波打断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了,你们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时妤双眼微瞪,有些诧异,不仅不说她,还让他们提前结束训练

    张潭波背过手,看着面前的两人,正色道:“冰舞搭档是一体的,一方状态不好,另一方再怎么都会受到影响。这样的训练是无效的。”

    “倒不如你们早点回去,刚好,也调整一下心态。这样效果才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时妤在原地有些无措不安,张潭波语气稍稍轻松了些,调侃道:“怎么了,屁股摔得不疼啊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,不然等会儿我反悔了,让你们再摔个几十次上百次的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时妤也有些后知后觉地感受到自己臀部的痛感。

    时妤和喻昕一起和张潭波挥手再见后,便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喻昕也不知道怎么了,突然跑回张潭波那里朝他要了什么。

    时妤远远就看着张潭波从口袋里拿出什么东西递给喻昕,随后往自己的方向意味深长地笑着望了眼。

    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不一会儿,时妤就看见喻昕朝自己小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妤,把衣袖拉上去一点。”

    时妤有些疑惑,但还是照做。

    等时妤把袖子拉上去后,就看见喻昕摊开掌心,撕开了一张创口贴。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