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你同在冰尖起舞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七章 体育老师
    “时妤,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数学课上,正在打瞌睡的时妤突然被林诗恩用胳膊肘撞了撞,差点就倒头摔着课桌上了。

    时妤睡眼惺忪,转头看见疯狂朝自己使眼色的林诗恩,以及全都看着自己的同学和老师后,顿时一个激灵,刷地从板凳上站起来了,脸羞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数学老师扶了一下自己鼻梁的眼镜,拍了拍黑板,两手撑在讲台上,面色不虞地看着时妤。

    时妤赶紧往左瞄了下林诗恩写在草稿本上的答案,大声道:“是4,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14”

    “不是14,是4。”

    “14?13怎么可能是14呢?”

    时妤:……

    她们数学老师是一个平翘舌不太分的男人。

    两人拉锯了好一会儿,最后是林诗恩受不了了,和全班同学一起大喊,“4是4,不是14,她说的是4”!

    那阵势,响彻楼道,吓得隔壁班老师跑过来告诉他们班注意一下教学秩序,语文课念绕口令声音不要太大。

    时妤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们数学老师当时脸上那精彩的猪肝色。

    下课后,时妤尴尬的把头死死埋在课桌上,直到林诗恩说喻昕来找她,才愣愣地往教室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时妤还崩溃于数学课的尴尬,浑然没听见林诗恩在她身后的呐喊,擦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喻昕哥哥好!”

    喻昕看见时妤跟蔫了似的鸵鸟站在他面前,有些愕然,在从小姑娘口中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后,喻昕瞬时也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伤心了,喻昕哥哥抱抱。”

    喻昕略微环抱了一下时妤,轻拍了她的后背安慰着,缓缓才说着:“放学后我要去邮局寄封信,你在教室等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等你,我和你一起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喻昕哥哥放学见。”

    时妤转身之际,喻昕突然拉住她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,让她擦一擦嘴上的口水。

    是什么掉在了地上,是我的脸。

    时妤在原地愣了两三秒钟,霎时脸爆红,用纸巾捂住脸,转身就跑,结果因为太焦急,左脚绊右脚,差点摔倒在旁边同学的课桌上,仓皇逃回座位。

    等坐下后,时妤夺过林诗恩手里的辣条放在嘴里吃着,口齿不清地抱怨着不提醒一下她。

    林诗恩摊开手,一脸无辜:“我提醒你了啊!她也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指了一下后桌的女同学,时妤只见那个被叫到的女孩将目光从作业移到她身上,放下手中的笔,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时妤加快了往袋里拿辣条的手伐,恶狠狠地吃着辣条泄愤,不一会儿,辣条就要见底了,时妤也吃的小嘴通红,辣的直呼气。

    看见林诗恩给自己递过一张纸,时妤困惑道:“干吗?口水擦过了,手指不用擦。”

    时妤摇头拒绝,把沾满辣子的两根手指放到嘴巴里洗涤了一下。

    嗯,别有一番独特咸味。

    却很快被林诗恩接下来的一句话整得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“不是,擦一下鼻涕,流到你嘴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放学后,时妤跟着喻昕去邮局寄信。

    一路上,时妤看着喻昕先是去照相馆取了他和喻母最近的一些照片,再是去邮局娴熟的填表,贴邮票,寄信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行云流水,驾轻就熟,一看就是做过好多次了。

    时妤看着喻昕在邮局来回奔走的孤单身影,跑到喻昕身后,踮起脚,有些吃力地抱住喻昕的手和肩,把头埋到他后颈,软糯糯地叫了声:“喻昕哥哥,抱抱。”

    喻昕感受到身后的温软,听见耳侧的软声一唤,放信的手顿了顿,垂下眼皮。

    心,化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时妤,你先找个位置,咱两挨着站就行。”

    操场上,林诗恩和时妤交代好等会儿两人站在一起的事情后,就跑到另一旁打乒乓球去了。

    是的,在体育老师感冒半学期,上了半学期的数学课后,一年级一班的小朋友们终于迎来了第一节体育课。

    时妤看着班里的其他女生玩跳格子,本来跃跃欲试,却在想到自己和时昱玩石头剪刀布从未赢过的胜算后,还是停住了自己尝试的脚步。

    奄然间,时妤看到了一旁同样落单的喻昕,赶忙小跑了过去,这才知道,原来一班和二班是同一节体育课。

    “喻昕哥哥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?时昱呢?”

    “去打乒乓球了。”

    时昱和喻昕是同桌,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时妤一个枕头摔到洋洋得意的时昱脸上。

    哼,生气,凭什么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上课铃声响起,时妤只好恋恋不舍地和喻昕告别,回去按班站好了,还在旁边给林诗恩占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须臾,等铃声结束后,林诗恩才从远处姗姗而来,旁边还有另一道身影钻了二班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打会儿乒乓球怎么热成这样?”

    看着灰头土脸,大汗淋漓的林诗恩,时妤赶紧拿纸给她擦汗,关切询问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遇到一个菜鸟。技术烂得不行,还非要跟我死磕,说是我的问题,我已经和他约好下次再战。”

    林诗恩用手扇着风,气喘吁吁地抱怨着。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“开机。”

    一阵哨声和开机提示音的操作,站在一班和二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